首页
更多
长和运海运拼箱
首页 >> 货运快讯 >>新闻资讯 >>出口要闻 >> 谜一样的挪威富豪
首页
更多
详细内容

谜一样的挪威富豪

作者 Nathan Vardi

 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人并不是某个啤酒代言人,而是这样一个家伙:他乘直升机去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滑雪时遭遇雪崩,虽然被埋在雪下,而且两个同伴葬身雪野,但他逃过了一劫;他把美洲狮不时出没的11,000英亩荒野改造成了一个葡萄酒庄,在一个很像未来派宇宙飞船的地方销售价格不菲的波尔多风格葡萄酒;他和妻子亲自为他们在乌拉圭开设的超豪华艺术酒店挑选各种椅子和洗脸台。

挪威人亚历山大•维克(Alexander Vik)在瑞典长大,在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上学,后来去哈佛大学求学,在那里,他两度获得长春藤联盟(Ivy League)高尔夫球冠军。他在一所有八间卧室的宅邸里抚养子女,这幢位于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建筑原属洛克菲勒家族的继承人,不过他称自己的居所在摩纳哥。他不常喝酒,可要喝酒时,他会首选克里斯丁亚那伏特加(Christiania Vodka),这种酒是用有400年历史的秘方酿制的,秘方出自挪威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King Christian IV)的宫廷,现归他所有。

这样的趣事我们还可以罗列下去。(他设在曼哈顿的艺术馆出售20世纪的意大利家具!他退休前的爱好是打冰球!他出身于一个皮毛商人家庭!)但对大多数读者来说,亚历山大•维克最让人感兴趣的,莫过于他是怎么积累个人财富的了,《福布斯》估计,他的个人财富至少达10亿美元,从封闭式国家基金(closed-end country funds),到.com 1.0,再到金融衍生产品,他几乎在所有现代金融泡沫中都展示过身手,不过他身后也留下了一小群愤怒的投资者和商业伙伴。

这是一个从未被人完整讲述过的故事。守口如瓶的维克一直没有同意对他7年多的交易进行采访,并几次回绝了为完成本篇报道与他面谈的请求。但35年的业绩记录还是揭示出了他近乎奇迹般的幸运之路的走向。曾在维克的一家保险公司任职法律总顾问、后来曾与老板对簿公堂的斯蒂芬·格林伯格(Stephen Greenberg)说:“亚历克斯是个超级冒险家,有些时候,这家伙可以设法全身而退。他干的每件事情都极其复杂,都会涉及到很多公司。想要摸清他底细的人总是备受挫折。”

从买卖保险公司到买卖低价股,维克喜欢通过离岸公司完成所有的交易,他甚至试图通过离岸公司拆解法国媒体巨头维旺迪集团(Vivendi)。他最大的冒险和最大的赌注最终总是以失败告终,但维克似乎总能化险为夷、获得成功,总能毫发无损地挣脱出来,而且常常变得更加富有,即便与他一同投资的人遍体鳞伤。

哈佛本身就像个俱乐部,而该大学的现役运动员和前运动员则以哈佛大学运动代表队俱乐部(Harvard Varsity Club)成员的身份自成一派。亚历山大•维克就是这个俱乐部的一员,他以1978届会员的身份首次来到美国。该俱乐部网站专有一页介绍他,上有一幅维克的照片,照片上他正准备击球,长长的金色卷发盖住了耳朵。“在商界,‘品牌’已经是个非常流行的词了,”维克在照片下面写道,“哈佛拥有全球最强大的教育品牌,我们必须不断滋养它。”

维克的商业品牌始于华尔街。白天,他是基德-皮博迪公司(Kidder, Peabody)这类公司的经纪人;晚上,他会把曼哈顿的办公室变成公寓。他的重大转机得益于他富有的父亲,他父亲购买了斯堪的纳维亚基金(Scandinavia Fund)的控股权益,并让维克负责管理,他与弟弟古斯塔夫(Gustav)共同管理财务事务。

从表面上来看,这是一场价格游戏。20世纪80年代末,有一段时间,斯堪的纳维亚基金的交易价格低于资产净值,可在当时,有些封闭式国家基金是以不合情理的高溢价销售的。但实际上,投资者称,维克试图将该基金变成自己的“存钱罐”。在维克的管理下,就在挪威等国的股市大幅上涨之前,斯堪的纳维亚基金采取了变现策略。此外,该基金还试图从一家金融机构购买房地产贷款,而这家金融机构曾为维克提供贷款,用于购买另一个封闭式国家基金法国基金(France Fund)。随着封闭式国家基金泡沫的破裂,1989年,小股东控告该基金没有完全披露维克和其他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而变现之举则有违信托责任。维克否认自己有不法行为,据称,斯堪的纳维亚基金最后以不到70万美元的代价平息了这场官司。

小事一桩。不久,保险就激起了维克的兴趣。席卷佛罗里达州南部的安德鲁飓风(Hurricane Andrew)让承保人遭到重创,为此维克通过一系列快速并购交易收购了很多保险资产。他们在新泽西州的劳伦斯维尔(Lawrenceville)开店营业,维克兄弟保险公司(Vik Brothers Insurance)不久就核销了3亿美元的财产和灾害保险保费,大部分来自东海岸,1997年,维克以10亿美元的价格将公司卖给了高地保险公司(Highlands Insurance)。他的卖出时机非常理想:2002年,高地保险公司申请破产,虽然维克兄弟保险公司并非原因所在。在保险领域的另一个行动中,维克与瑞典和芬兰的两个保险巨头合作,以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设在曼哈顿金融区的家庭保险公司(Home Insurance Co.)。不久以后,另外两家保险公司购买了维克的少数股权。又是一个恰逢其时的交易。1998年,家庭保险公司倒闭了。

维克和家人从封闭式国家基金和保险业的冒险中到底赚了多少钱尚不清楚,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即便在最坏的情况下,维克也能毫发无损地全身而退。现在,他依然掌控着斯堪的纳维亚基金——他家拥有73%的股权,该基金已被他转变成了一家营业公司。该公司依然是美国证券交易所(American Stock Exchange)的上市公司,所以,他也拥有了完成交易的公共手段。此外,因为他将该公司设在开曼群岛,因此可以推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申报财务资料。起初,维克利用该公司在让他度过美好时光的加那利群岛运营一个度假胜地。但后来,互联网热潮风起云涌,他随之转移了注意力。

维克任职CEO的斯堪的那维亚公司(Scandinavia Co.)后来成了Xcelera.com。1999年,他收购了Mirror Image Internet公司的多数股权,该公司是设在马萨诸塞州沃本(Woburn)的一家互联网内容传递企业。此外,斯堪的那维亚公司还将多家公司的少数股权揽入囊中,比如,Active ISP、deo.com和e-game等,这些公司都有颇为动听的故事,尽管它们既没有收入,也没有付费客户。公司发布的新闻稿和媒体见面会将公司的股价稳步推高。维克会亲自在深夜斟酌措辞,仔细推敲每一次宣传攻势的细节。“相对说来,这个领域的竞争很少。这是个一年半之前还不存在的全新领域。人们预测,公司的价值到2003年将达到140亿美元。”维克在一次访谈中说道。在现已不存在的CNN财经频道,他在回答Xcelera的“偶像”是谁的问题时谈到,从理论上来说,Xcelera与阿卡迈科技公司(Akamai Technologies)很相似,这个类比简直把阿卡迈科技公司的高管气疯了。“最可气的是,他们发布了很多这类新闻稿。可他们没有收入,没有客户,也没有服务。”阿卡迈科技公司已故创始人丹尼·列文(Danny Lewin)当时对《福布斯》说道。

虽然Xcelera已快被人淡忘了,但它确实创造了那个时代最大的.com股票泡沫:1999年4月的股价为每股21美分,到了2000年3月,股价飙升到了112.5美元。一年54,000%的上涨幅度,使Xcelera的市值达到了117亿美元,与Pets.com、Webvan和theglobe.com等强健的蓝筹股比肩而立。不久,股价开始暴跌,不过暴跌发生在维克和家人出手股票之前,股东集体讼诉维克的一份文件称,他们通过自己控制的一家公司卖出了价值2.5亿美元的Xcelera股票。但维克对这一指控矢口否认。

10多年来,维克要不时应对与Xcelera有关的诉讼,不过在10多年的时间里,他一直立于不败之地。率先发起集体诉讼的原告律师彼得·皮斯(Peter Pease)倍感挫败,他说道:“我们在这个案子上花了好几年的时间,除非你认为自己胜券在握,否则,你是不会这么做的。”(一位联邦法官表达了不同意见:她接手案件的第一天就驳回了本案,因为缺乏信息披露不充分导致他人受到损害的证据。)Mirror Image的小股东曾在特拉华州法院对维克提起诉讼,同样也输了官司,维克没有受到指责。在指控维克内部交易和操纵市场的股东集体诉讼中,原告称,Xcelera的股票摘牌后,维克以每股25美分的要约收购价格成功收购了该公司的其余股份,而且没有披露公司的任何财务信息。维克否认了这一指控。同样,维克再次获胜,并取得了Xcelera的剩余资产。

然而,即便是自以为被维克欺骗的人也认为,他的魅力确实难以抗拒。参观维克的格林威治宅邸,就像进入了斯堪的那维亚版的罗浮宫,房子里布满了该地区顶级艺术家的作品。另外,维克还在时代华纳中心(Time Warner Center)67层的一套两卧室公寓中存有艺术珍品,这套公寓是他2004年以4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的,后来转到了妻子卡丽(Carrie)名下。他频频外出旅行(有时候会租用私人飞机),有时是去查看智利的葡萄酒庄,有时是回到法国和摩纳哥的居所,有时是去乌拉圭的酒店。2011年,在谈到乌拉圭的财产时他对《福布斯》生活刊说道:“从‘大庄园’的上空看下去,就像万宝路之乡。牛仔们既浪漫,又纯朴。不过聚会、舞会和漂亮的人群则让夏日的海滩更像圣特-罗佩(Saint-Tropez)。”

维克的前同事说,他时刻都在工作,但始终保持着斯堪的纳维亚人的沉默寡言,他总是在思考下一步行动,从不表露出愤怒情绪。“我已做好了和他再度协同工作的准备,但你不能纸上谈兵——要用银行账户的数字说话。他积极的一面是,始终以积极的心态面向目标。但你可不能信赖他。”Mirror Image的首位员工、瑞典人马丁·阿尔森(Martin Alsen)说道。

从.com的垃圾堆里走出来的维克发现了创造财富的下一个重要潮流:衍生品交易。他为此建立了一家名为塞巴斯蒂安控股(Sebastian Holdings)的公司,公司是在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Turks and Caicos)注册的,但大部分业务是在他康涅狄格州的家里运作的,这所宅第也归他妻子所有(维克的“官邸”在摩纳哥)。他聘任了两位华尔街经纪人克劳斯·赛义德(Klaus Said)和迈克尔•克鲁格(Michael Kluger)。他们一起构建了大笔头寸,从航运股票到外汇再到期货合约,涉猎的品种无所不包。利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提供的一个保证金帐户,维克甚至购买了数量可观的维旺迪集团股份,2006年,他强迫这家法国公司出售资产之举成了头条新闻。这项业务显然是棵摇钱树——伦敦一位法官的法庭意见称,在大约1年的时间里,赛义德就通过这项业务赚取了4,500万美元的利润。

然而,2008年金融风暴期间,高杠杆货币交易和衍生品交易搞得维克和赛义德心力交瘁。在某个市场低迷时期,维克的妻子曾带他去格林威治医院(Greenwich Hospital)的急诊室就诊,他在那里接受了抗焦虑治疗。在此期间,德意志银行和摩根士丹利公司(Morgan Stanley)向塞巴斯蒂安控股公司发出了追加保证金通知。法庭文件显示,维克有能力偿付德意志银行5亿美元的欠款,但塞巴斯蒂安控股在德意志银行开设的账户中的全部现金仅为2.44亿美元,都被拿走之后仍然亏欠。

虽然维克全资拥有的塞巴斯蒂安控股还有其他资金可供支配,但维克把它们放到了更好的地方。为追回欠款,德意志银行对塞巴斯蒂安控股提起了诉讼,德意志银行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以及伦敦一位法官的法庭意见显示,2008年10月,维克将10亿美元资金从塞巴斯蒂安控股转到了由他和家人控制的离岸实体和信托公司。德意志银行在最近一份法律文件中称:“因为意识到(塞巴斯蒂安控股)发生了数亿美元的亏损,同时,主要经纪机构德意志银行即将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所以维克利用自己(对塞巴斯蒂安控股)的控制权将其资产悉数转出。”维克反诉德意志银行,要求对方赔偿80亿美元,维克称,不适当的追加保证金通知迫使公司将后来反弹的头寸提前平仓出场。

这场2013年春季的审判对维克可不怎么有利。在伦敦,高等法院法官杰里米·库克(Jeremy Cooke)发现,维克在11月的证词中说谎,并伪造证据:“我的结论是,在某些方面,(维克)就是不够诚实。”维克平生第一次输了一场重要官司;法官判决塞巴斯蒂安控股向德意志银行支付3亿美元。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在听到对自己不利的最高法院判决时,曾有这样一个著名的回应:“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作出了决定,那么就由他自己执行好了。”如果你是个住在康涅狄格州的挪威人,如果在开曼群岛设立了公司,如果你要在摩纳哥纳税(或者不纳税),那么,伦敦法庭的判决也适用于你。“我不会躲避任何问题。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当然会负责的。“然而,维克依然拒绝付款,并表示,要在伦敦上诉。前几周,德意志银行在纽约和康涅狄格州对维克提起了诉讼,试图在美国收取3亿美元。该银行已经看过了归维克所有的几项财产,其中包括在曼哈顿和挪威的奥斯陆均设有办事机构的市场研究软件公司Confirmit。但德意志银行拒绝对此置评。

这还不是维克需要应战的唯一战斗。维克在格林威治的一位邻居谢尔登·戈登(Sheldon Gordon)是位著名的购物中心开发商,凯撒宫购物中心(Forum Shops at Caesars Palace)就是他的手笔,他称,在维克和塞巴斯蒂安控股的另一位经纪人迈克尔•“杰克”·库格勒(Michael “Jack” Kugler)策划的拉高出货阴谋中,自己的公司被骗走了3,000多万美元,库格勒也是从Xcelera时期就一直追随维克的长期商业伙伴。戈登的戈登集团投资(Gordon Group Investments)在诉讼中称,几年前,曾让库格勒投资4,000万美元,但库格勒没像当初所说的那样将资金投资于债券,而是悄悄地购买了交投清淡的一家德国媒体公司的股票,而库格勒和维克此前也通过他们控制的机构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所以,此举意在拉高出货。

公司在诉状中称,股票暴跌之前,库格勒和维克便卖出了部分股票,但给戈登集团投资公司留下的却是3,000多万美元的亏损。维克和库格勒均否认有不法行为,纽约州的一位法官驳回了此案,认为本案已超过诉讼期限。1月,纽约州的一个法庭受理了戈登集团投资公司的上诉。与此同时,维克的塞巴斯蒂安控股对库格勒也提起了诉讼,指控他错误地将塞巴斯蒂安控股的资金投资于那家德国媒体公司。

甚至连Xcelera引发的灾祸也还没有消散。1月,纽约的一个联邦上诉法院重新审理了指控维克在要约收购Xcelera小股东股份时有内部交易行为的案件,该法院称,下级法院以前错误地驳回了此案。

当然,维克已经很习惯这类指控了。最近,这个金融世界最有意思的人正在为他在乌拉圭开设的高端度假酒店——维克大庄园(Estancia Vik)——做宣传,过着典型的亿万富豪的生活,尽管他的财富似乎来自对资本主义的利用而不是对它的尊敬。“我们决定做些我们喜欢的事情,我们要把自然和艺术、建筑和设计在乌拉圭融为一体。”维克在一则宣传片中说道。“我希望乌拉圭人民会喜欢它、为它感到自豪,并把它告诉全世界。” 

译 艾鲁 校 Rona

原文来自关注福布斯中文网官方网

首页
更多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3302988009
- 双清到门
- 空运快递
- 整柜散货
- 代理报关
在线询价更快捷!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